lb
bcy
npo
h
主页 >

汇金国际银座到五一广场地铁

2020-04-29 21:08:35 来源 : 点击 : 425

       母亲没有说话,依旧平静的放下一个被塞得满满的麻布口袋,尔后走到灶房,为我和哥哥、爷爷做了一碗香喷喷的素面。母亲的普通是因为她有着所有女性和母亲的共性,母亲的普通在于她一辈子耕耘的黄土地埋没了她的华丽和青春。母亲和姐妹们都说,父亲已经预感到他将不久于人世,他最在乎的就是希望我在他身边,和他说说话,哪怕不能说话了,看着我也行,能看着我,他就心满意足了。母亲教育子女,总爱拿农事作比喻。母亲胸有成竹地微笑着,理所当然似的。母亲就每天前去河边当挑工,风雨无阻。母亲拿到工资非常高兴,她让儿子给自己在城里一家银行开了个户头,存钱的时候,她不会在存单上签字,她专门找人刻了个私章,平时,放在贴身的口袋里,以方便给儿子存钱时用。

       母亲说了多次自言自语重复的话,姐姐知道母亲想儿子并没太在意。母亲老了,头发也白了,现在也不编麻花辫了,很多年前,母亲就剪掉了长头发。母亲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大口咳血,肺里像燃起了一团火,吃一口凉的能减轻一些痛苦。母亲的谆谆教诲,我铭记在心,践行了一辈子。母亲说那是外婆留给她的东西,至于做什么用母亲也不知道。母亲笑了,说:后山你大姑也爱吃葱油饼。母亲说,猪爱吃野菜,用野菜喂猪,能省一些粮食,省的粮食用来养鸡。

       母亲说完,我一时还没有平息心里的怒火,突然,在的下午,我的心里豁然开朗,对啊,现在我着啥急啊,自己管理没到位,等明年九月管理到位就好了呀,现在没有时间管理,所以,就暂时先让邻居家的那个白尾巴尖过来我家田里打水吧,农村人嘛,贪这点小便宜,还说得过去,我不需要做的那么狠,做的那么绝。母亲年岁高,辈分大,在亲戚里是辈分最大的。母亲的歌,快乐地歌;轻吟起了那动听的儿歌。母亲用秤钩子挂住白菜根,将白菜提起来。母亲的银行卡里存有七千块钱,这次再拿回父亲的工资里的三千块钱,余下的五千多块钱,母亲再去找她同学借,或者找外公家的那个在五汛派出所工作的亲戚看看能不能在他的担保下在五汛农商银行拿到贷款,总之,母亲的意思就是不能再让助学贷款涨利息了。母亲活着的时候,我每次走进家门总是先喊一声妈——,总爱蹲在她的面前,双手碰着她的膝盖,给她讲述我在外面的故事现在每看见一个大婶大娘,我就想起了母亲,每当有什么痛苦或高兴的事,我就想起了母亲,我真羡慕那些有母亲的人!母亲喜欢花,可自从我的腿瘫痪后,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

       母亲一见我就说,你爸在进手术室之前,还问我到了没有。母亲以高尔夫球手挥棒的姿势,把全身的力气凝聚手臂、背部、腰部,是为家喻户晓的藤条红烧猪肉。母亲她们到中心校上学时每天里都要大人接送,因为那时的野狼经常祸害人,村里好几个小孩都遭到野狼的偷袭差点送命。母亲听后笑我傻得可爱,说我摆弄火柴棒子与她收工返家没什么关联。母亲一声不响地,把奶奶背回家里,精心侍奉。母亲说:多大的雨呀,你张叔能敢出摊。母亲认为,作为女人,一定要识字,要有一点文化,才不会被男人看不起,被男人欺负;女人应该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成为男人的附庸;洗衣服、做饭、做家务、带孩子是女人应该干的事情,是理所应当的,没有什么不恰当的;女人走路应该轻得像小猫路过,悄无声息;女人说话应该轻声细语,绝对不能河东狮吼;女人笑起来应该含蓄委婉,笑不露齿;女人吃饭时应该细嚼慢咽,不要发出呼噜声;女人外出时,包括家里来了客人,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我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家里若是来了客人,是要等父母亲喊我出来时,我才能出来跟客人问好的,否则母亲会认为我太野了,不像个女孩子,会挨骂的俗话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我虽然是我母亲的贴心、至爱的小棉袄,可事实上,我母亲的好多要求我都做不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