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o
uy
m
v
u
q
fwy
zyt
主页 >

ag积分

2020-05-08 20:38:08 来源 : 点击 : 256

       母亲拉着哥哥与三姐坐在墙根,等着鬼子进门,街门是开着的。母亲放下手中的擀面杖,走过来手把手教我如何点火才能使柴禾燃烧起来,我重新拿了一把柴禾放进锅灶,按照母亲说的方法去点火,柴禾逐渐燃起火苗,看着锅灶里燃起的柴禾,我心里美滋滋的。母亲的手在特殊的情况下,获得了休息。母亲和众多的儿媳间那种和谐融洽的关系令人赞叹不止,连我这个做小姑子的都赞不绝口。母亲的话至今我还记的:这叫优胜劣汰,都是树妈妈的孩子,经得起考验,不怕风吹雨打的方能成正果。母亲去世后,奶奶教我做针线活,锁扣眼、盘纽襻、沿边、包边、滚边,从补袜子到服装裁剪,样样可以完成。母亲拿到工资非常高兴,她让儿子给自己在城里一家银行开了个户头,存钱的时候,她不会在存单上签字,她专门找人刻了个私章,平时,放在贴身的口袋里,以方便给儿子存钱时用。母亲一辈子没有闲过,到现在还忙碌着,有时候我下班回来,主动帮母亲做饭洗锅,她总说做饭洗锅不是重活,她干就行了。母亲年,那个大雪之后的早晨,迎着刺骨的北风,我走在应征入的新兵队伍里。母亲的手就成了‘邮递员’,为奶奶端水送饭,擦洗身体。

       母亲没有文化,扁担倒下来也不认得是个一字,但是她识大体,明大义,以一位家庭妇女身份,践行着一位母亲、一名街道居民、一个公民的责任。母亲说完哼了一声,不说话了,不笑了。母亲的脸红扑扑的,认为羞死人了,情急和愤怒之下,竟把那帅哥推进了水潭,此后,再无人敢招惹她了。母亲识字不多,但书末的散文卷中,那些记录母亲艰辛岁月挣扎拼搏的文字,以及陪印的母亲照片,却让母亲读得潸然泪下!母亲用钱极省,用她的话说,是一分钱掰成两分钱来用。母亲对儿女是都一样疼爱的,但是假若她也有点偏爱的话,她应当偏爱三姐,因为自父亲死后,家中一切的事情都是母亲和三姐共同撑持的。母亲会给梁晓声讲民间故事,虽然目的并不是培养我的文学爱好,只不过是怕我将来不孝,使她伤心;还怕我将来被民间舆论斥为不义之人,使她蒙耻。母亲露出厌恶的表情,说今后睡不清净了。母亲每次到北街,带着我就是从王河桥上走的。母亲对孩子的好,从来都是全力以赴,,而这种无私无悔除了让我们心怀深深感动,这辈子都无以回报。

       母亲去世后第二天我从青岛匆匆赶回家,在处理母亲后事时,邻居一位婶子告诉我说,八月中旬有一天,她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想和她坐会,婶子急着回去秋收,可架不住母亲苦苦哀求只好在城西小公园见面。母亲经常嘲弄父亲,说他是穷怕了。母亲守寡,含辛茹苦地养大他,想不到他刚刚高中毕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母亲伤透了心。母亲快,已经老了,原本红润丰满的脸庞,现已面色蜡黄,瘦削不堪,走路颤颤巍巍。母亲是一位性格坚强,迎难而上的人。母亲一生行善,在妯娌叔伯中德高望重。母亲习惯了自称阿姨,你去海南,阿姨同意。母亲生于年,饱受了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经历了风雨沧桑,于年病故。母亲年轻时过度劳累,身体一直不好,在父亲下岗前又患上了脑血栓,虽然能够自理,但重一些的体力活是无法再做了。母亲说,人在哪儿生得在哪儿死,你爸在那边等我呢。

       母亲到了古稀之年,她满脸的皱纹里藏满了诸多生活密码。母亲微笑道:自然是咱家的,你没看它不咬你吗?母亲那时已不年轻,为了我的腿,她头上开始有了白发。母亲去世后,我将母亲的义眼珍藏在身边,永久珍藏着这份深沉的爱。母亲偏爱我的原因是认为我聪明,读书成绩好,字写得好。母亲勤劳的双手,致使我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惰性,为了彻底改掉自己惰性,减轻母亲双手之痛,从她患类风湿起,也就是半年前,我开始学习做饭炒菜,洗衣洗碗。母亲对儿子说:儿子,妈这样子再也见不了人,丢人。母亲轻轻地笑着,可是她的手却是颤抖的。母亲开始忙忙碌碌借钱置办着我上学的行装,反复嘱咐我上学的大小事宜。母亲还是执意不肯进城,只是答应我地里的耕种运输全用了拖拉机,偶尔用一下板车也是拉点儿不重的物件。

       母亲陡然增添的白发在灯下一闪一闪。母亲一直到今天,还常说我小时候会装,她只要轻轻打我一下,我就抽搐个不停,且装作上不来气的样子,害得父亲跟她大吵。母亲却很严肃地说:谁说我不会给你打电话?母亲对于储藏把关适度,这也是她,多年用勤劳积累下的经验。母亲让他带上一块在炭灰里烤的面饼子,还有一瓶酸啤酒,做为午饭。母亲听到噩耗,急火攻心,竟然疯了。母亲生前没给我留下过什么隽永的哲言,或要我恪守的教诲,只是在她去世之后,她艰难的命运,坚忍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随光阴流转,在我的印象中愈加鲜明深刻。母亲端起了那双崭新的鲜红的虎头鞋,每只鞋里塞一颗浑圆的米糖果,糖果上点一星艳红。母亲就像大地,你种什么她就长什么,你种好的坏的,她都无怨无悔地陪伴着你一生。母亲笑逐颜开:儿啊,可把你盼回来了,就知道你路上没吃饭,我给你备着好吃的呢,我这就去给你做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